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老师的淫荡故事
老师的淫荡故事
周五的下午显得格外寂静,多半原因是到了双休,本市的回家了,外地的要么宅在宿舍,要么约了帮朋友出去吃饭消遣,就连她们宿舍也就剩下段嘉林了,软绵绵跟张显出去约会了,郑敏说约了朋友,下午还翘了节课,温楠社团里有活动也不在。


路上走的三三两两,段嘉林抱着作业百无聊赖,她看了看手表,7:45分,走到他办公室时间应该差不多。


这栋办公楼虽然有人值班,但是也沉浸在安静的氛围中没什么动静,他办公室的门时锁着的,她敲了敲,没人应,刚想把作业放在窗台上,转身走好了。


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传过来:“去哪儿?”


段嘉林一听就知道是谁,讪讪的转过身,指了指怀里的作业,说:“陶老师,作业,没事我先走了。”


她说着话,双手伸出,将作业递给他,等他接下,陶占秋上下打量她,她今天穿了小碎花的裙子,头发披在肩头,青春洋溢,跟第一次在酒吧遇见她时故作成熟不同。


他没有接过来,只是打开办公室的门,示意她先进去,段嘉林抱着作业,脚跟灌了铅似的,他随手将门关上,把身上的风衣脱下,挂在办公室的衣帽架上。


“吃饭了吗?”他问。


段嘉林摇摇头,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晚上吃饭的习惯,今天宿舍就她一个人,更没了吃饭的兴致。


“等会一起去吃点?”他给段嘉林倒了杯温水,此时除了这个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其他地方都是黑鸦鸦的一片。


段嘉林本来打算放下作业就走,但看这架势,陶占秋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我不饿,要是没事,我先走了?”大晚上的跟陶占秋共处一室,她觉得实在是紧张,尤其是之前还滚过床单。


她刚转身,小臂就被人拉住,外力轻轻一拉,她恍惚间,人已经跌入陶占秋的怀抱。


他将下巴垫在她头上,不停的摩挲她的发丝,段嘉林此时就跟被人用武林秘籍定住身一样,全身软绵绵的,压根没有可以发力的地方,包括脑子,那一瞬间,也只顾着让他抱着。


“陶老师。”她用手指轻轻发力,试图推开他,小声叫他。


“别动。”他发出第二个尾音的时候,声音有些哑,这种感觉就像是那天他在床上喊段嘉林的名字时候,沙哑又性感的声音。


“很想。”他轻轻呢喃一句,段嘉林听了,全身上下酥麻,像是身体里钻进了微弱的电流。


“嗯?”段嘉林不自觉的反问,很轻的一声。


“你的身体。”陶占秋嘴边挂着笑,此时怀中抱着人儿,彻头彻尾的满足。


段嘉林眼睛里的光华一暗,继续扭动身子,想从其中挣脱出来,说来也是奇怪,付洧川说喜欢她的善良心灵,转身就上了别人的床,现在跑出个跟她一夜情的老师,说喜欢她的身体,她不是完整的,爱也不是。


“陶老师,现在是在学校。”她提醒他,试图制止,他从她后脑勺移到腰肢间的手。


“嗯。”他轻哼一声,并不放在心上。


手继续往下,停在她被长裙包住的翘臀之下,温热的触感和圆润的轮廓,和昨晚的梦境重合。


“不要。”她轻喊,又怕声音大了别人能听见,可是这么晚了,办公楼哪里还会有人呢。


陶占秋不听,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他将下巴从发顶移到她脸旁,嘴唇轻轻一咬,已经含住她的耳廓。


“有人...”她声音微喘,心怦怦地要跳出胸口。


办公室,一男一女,嘴唇,喘息声,连起来是多么让人浮想联翩。


陶占秋一笑,这些小把戏他还是能看出来,今天值班的本来是院办的张老师,陶占秋听他说周五晚上有事,于是主动上前承担了这份差事,他这么做不是没有目的的,譬如现在跌入他怀里的段嘉林,就是他设下陷进猎物,煮熟的鸭子总不能让它飞了。


薄唇从耳廓处摩挲着,移到她的唇边,嘴唇的湿热的津液终于让段嘉林反应过来,两人是在办公室里接吻,陶占秋紧紧抱着她,一路问,从上嘴唇到下嘴唇,段嘉林难耐的一抬头,他的唇就趁机探入她细嫩的脖子和突出的锁骨,段嘉林被他吻得没了方向,只能跟着他,随他摆布。


两人一边吻着,一边跌跌撞撞到了门边,他伸手啪地一声,办公室里的等全都灭了,只有几道外面路灯投射过来的光线,还能勉强让段嘉林看到眼前人。


屋子一黑,她就慌起来,手脚并用的挣扎着,想要挣脱他。


陶占秋将她的手举过头顶,一转身,段嘉林被压制在办公室关着的门上,他俯身又继续着方才唇齿之间的纠缠。


伸出舌头,在她淡淡清香的嘴巴里捣乱,搅得她的肉肉的舌头不得安宁,被迫迎上他的动作,段嘉林被吻得脸红耳赤,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从鼻腔里哼出来的气息,软绵绵的,带着几分撒娇的意思。


他离开她的嘴唇时,透着外面的灯光,一条银线扯出来,拉成长长的一条才断开,淫靡得让人无法直视。


陶占秋腾出一只手将她的小碎花连衣裙一把拉到腰间,段嘉林身下一凉,红着脸下意识的要去夹腿,他手覆住她下身被内裤包裹住的甜蜜花园,膝盖探入她腿间,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


他又将裙子往上一推,腰肢露出来,白花花的兔子,跳进他眼睛里,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他是已经想念她的身体到了这种地步。


“陶老师,你是故意的。”她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

陶占秋看着她,一笑,果然腹黑妖孽男惹不得,他稍一用力,段嘉林的裙子从胸口处被扯了一个大口子,顺着乳沟往下延伸,胸前的一片好风光,显露无遗。


他索性更用力,衣服已经被扯坏,从她肩头滑下来,他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眼前的风光,将她类似花边的胸罩往上一推,奶子从禁锢中弹跳出来,段嘉林身子轻颤,耸动的小白兔已经被他包围在了掌心,他的手有点凉,像是在寒冰里浸过,她的温热遇见他手的冰凉,一个激灵,只觉得再往后可能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别...别在这里...”段嘉林脑子里仅存的最后一点清醒意识,试图让他停止接下来的疯狂举动。


她半软身子靠着门,陶占秋正俯身在她奶子上小小的嘬了一口,听她嘴里一直喊停,抬头挑眉却并不打算依她。


段嘉林只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放在他头上,他茂密的头发缠绕着她的手指,她心里闪过一丝的异样,最后还是跟陶占秋一起沉沦。


陶占秋双手绕到她的背后,三下两下替她解开了内衣的扣子,胸罩顺着两人的身体滑下去落到脚边,她的裙子也萎落下去,露出整个白皙的身体,和细长的腿,陶占秋身上除了少了件风衣,其他依然齐整务必,嘉林看着有些生气,两只小手胡乱的去扯他的衣领,解他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我来。”陶占秋看她解了半天还没解开,着急的小脸沾着情欲通红通红。


虽然是这样,他也没闲着,嘴唇吻上她,攫取她难掩的美好和芳香,她口腔的细腻,甚至是她牙齿上细小的齿痕,他也不放过,一一摸索清楚,手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褪下衬衫,精壮的上身露出来,肌肤的温度没有任何的遮掩,彼此传输着,晚上温度有些低,他甚至能感觉到段嘉林身上冒起的细腻的鸡皮疙瘩。


“唔...”段嘉林不得不承认,陶占秋吻技高超,他嘴唇经过的地方,都像重新开出了花儿,冒着灿烂的美丽。


他双手扶上她的腰肢,段嘉林瘦,瘦到腰肢他几乎两手一掐就到了头,她头靠在门上,下巴轻轻扬起,陶占秋顺着她美丽如玉的脖颈往下,轻轻拂过,不多做停留,一直吻到她乳沟处,他才轻笑着用手挑逗她已经坚挺的小红珠子,像充了血似的,等着人垂涎。


“啊……”段嘉林身子轻颤,两只跳跃的奶子也跟着轻轻的抖,好一个眼前春光,就算是在黑暗里,也能看到情欲里绽放的光华。


“陶…陶老师。”她这次不敢造次,直呼他的大名,只能规规矩矩喊一声老师。


陶占秋唇边挂着笑,满意的看着她细细扭动的身子,一只手探到她的下面,那幽密的令人神往的花园,藏着珍宝,藏着她摄人魂魄的欲望。


“都湿了。”他话里说得暧昧,看着她,将自己的手又马上来,放在她面前,她借着外面的光线,看他手指上的水渍,这些都是她,都是她的,是她挡不住的欲望和春潮,是她的渴求和淫水,那是她赤裸裸的邀请陶占秋共赴云雨的铁证。


“你是水做的吗?”他声音很低,低得刚好只有两个人听到,也只能两个人听到。


段嘉林咬着下唇,皱眉嘤吟,身体告诉她渴望更多,而理智又让她克制自己,压抑或者解放,都掌握在陶占秋手中。


“想要?”他手又移下去,在她阴蒂附近徘徊逗留,又是一汪春水外流。


“嗯…哼”她轻哼点头,小脑袋不由自主的就点了点,鬼知道到了这个份上还怎么克制自己。


“想要自己说。”陶占秋手没停,有意无意的停在她粉嫩的豆豆上,时不时撩拨两下。


“陶老师,我想…想要。”她小嘴胡乱吐出一串,下面的春水越来越多,那水漫金山的架势,让她知道不能再等,也不想再等了。


“要什么?”他故意冷脸,停下手上的动作,一副好戏一样细细观赏她脸上的表情,段嘉林的身子美,在这抛弃了束缚的夜里美感愈发强烈。


“要你…”她张嘴喘气,气吐如兰,如雾,抓不到,握不牢。


“要我?”他咬住她的耳垂,用嘴唇细细的碾磨,又弹开。


段嘉林只能点点头,她知道陶占秋是故意的,在这欲望临城的关头,他就是拉着她一起折磨,承受,然后再坠下深渊。


“这里要?”他手指划过乳头,变着花样的在她奶子上游走,嬉戏,她乳头挺立,身子也渐渐随着动作挺起来,酥麻和快乐遍布全身,他好像摸透了她的敏感。


“还是这里?”他忽然将手移下去,堵在阴户处,段嘉林觉得自己咕咚咕咚的淫水都掉在他手上,他手仍然停着不动,段嘉林受不了,下意识的就扭动身子,示意他给的更多一些,像是讨赏的孩子。


他手指猛然贯穿,段嘉林下身一僵,他的两根手指已经全根没入。


桃花深渊,淫水千尺,全根探入,已是找不到根底。


陶占秋的手指像是在她湿润的花园里迷了路,动作很轻,似乎是很小心的前行探路,内壁,花径,和黏在他手上的属于段嘉林的情液。


他舍不得快,只想慢慢品,品段嘉林的好,也品她随着越来越大幅呼吸收缩的花径,他的手指被花径紧紧包裹得没有一丝缝隙,下一秒又畅通无阻。


段嘉林自从下身异物探入之后,又莫名的紧张和幸福,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把头搭在他壮实的肩膀上,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


“啊…啊…慢点…慢…”忽然加快速度的手指打破了平静,也打碎了淫叫。


段嘉林将陶占秋抱得更紧,指甲陷入皮肤,他陷入她的身体,彼此的交融,和偿还。


“它也想要进去。”陶占秋隔着裤子指了指自己早就支起来的帐篷。


段嘉林隔着裤子一看形状,完了,这哪还跑的了。 她将一只手从陶占秋的脖子上一下来,一把捂住他的形状,原来里面的将军,早就跃跃欲试,想要亲征上战场了。



兵临城下,这城门哪怕是紧闭,也将要被欲望之军顶破,混着尖叫声,呻吟声,冲进城池,段嘉林的城池。


他扶着早就立起的“将军”,来到花城门口,已经是被淫水浸湿的淫靡景象,黏腻的汁液,滑腻腻的送着“将军”要入城。


“你下面跟打开了水龙头似的,停都停不下来。”他的鬼头还在她敏感的小豆豆儿附近四处蹭,段嘉林知道自己身子敏感,被他说得脸一臊,紧咬银牙,下身顺着他巨物的动作跟着往前蹭,希望他施舍,希望他怜悯,巨物的摩擦,填充是她空虚内心的呐喊。


他动作很轻很慢,是故意想要细细研究段嘉林这一程的神情,他先将鬼头送进她的软肉,她得到了即将破城的信号,嘴角不自觉的满足一笑,软肉一把含住他的肉棒。


陶占秋扶着肉棒,想要继续送进去,结果操之过急,淫水滑腻的将肉棒又送了出来,嘉林此时的感觉就是有人把她盘子里将要煮熟的鸭子叼走了,心慌的想要抓住,陶占秋也不急,继续将坚挺的肉棒往里送。


段嘉林的软肉,噗嗤噗嗤的淫水,搅着他刚刚送进来的肉棒,一吸一放,每一刻都是销魂散。


“段嘉林,你到底是什么做的。”陶占秋扶着她的盈盈细腰就往里冲,抽插的节奏和快感,不言而喻。


“嗯?”段嘉林声音细碎,还混着几声呻吟,媚叫。


“这么好操。”陶占秋这时候不是老师,是给段嘉林快乐的人,他甚至都忘了自己这一刻,沉迷于段嘉林的身体,甚至以后,都上了瘾一般,无法离开。


“啊...”陶占秋一顶,她就一声媚叫,尾音拖长了,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回响。


段嘉林的小脑袋随着他的动作四下摇摆,忽然就看到办公司后面的角落里有个小小的圆圆的红色光斑,她脑子里很快就闪过答案,这是监控,办公室里有监控。


陶占秋的肉棒扑哧扑哧的混着淫水,发出声音,嘉林急了,手轻轻捶打他的后背,软绵绵的反抗。


“陶...陶老师,办公室有监控。”段嘉林是真急了,花径一夹,差点就让“将军”落马吃败仗。


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是冷冷看了一眼,看着嘉林心慌的表情不由觉得好笑,忍不住想要继续逗她。


“没关系,大不了,请他们看场免费直播。”他说的很是轻松,似乎真的完全不在意,肉棒还嵌在她的软肉之中,如深陷泥淖,无法自拔。


“不...不行。”段嘉林说着想要推开他,在她看来哪有陶占秋说的这么简单,一旦这件事被传出去,别说继续念书了,段嘉林大概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这辈子都活不成,女学生和男老师在办公室里做爱,被传出去她想都不敢想,身体的渴望是一回事,可是现实的残酷又将她推了一把。


陶占秋肉棒被她的小穴正滋养得舒服,哪那么容易放开,腾出手,将她胡乱挥舞的两只手反剪到背后,这就相当于限制了她一半的活动能力,嘴唇也覆盖住她的丁香小舌,这时的段嘉林只能一边挨操,一边呜呜的发出抗议的声音,却没有半点办法,谁让他们的陶老师身强体壮,哪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抗衡的。


“放心吧,办公室的监控没人看。”他下身的巨物依然在攻克她心理上和欲望的防线,为了让她安静下来,安慰道。


陶占秋话说的是没错,一般办公室的监控都没人看,保留三个月只要这期间,办公室没有出现诸如失窃的事件,监控就会被删除,可是三个月那么长,夜长梦多,谁都保证不东窗事发呢?


“嗯...啊..不要,我不要了。”段嘉林身子扭着还是想要拒绝。


陶占秋看她情绪激烈,放开她,将他沾满淫水的肉棒从她的花穴中抽出来,段嘉林下身一空,忍不住一声娇娥,在陶占秋这里就是挽留。


“不要了?”他笑着看段嘉林的表情,这哪里是不要了,分明是,快点操我的欲求不满。


段嘉林想说不要来着,可身下淫水浇灌的小贝壳,已经饥渴的一张一合,迫不及待的等待他的重新贯穿。


陶占秋勾唇一笑,再没有嘉林选择的机会,两臂钻进她细长的腿弯,段嘉林后背贴着门,下意识的就把手勾上他的脖子,陶占秋很是满意她的自觉,等嘉林心里还对监视器耿耿于怀的时候,她的两条腿已经大开,夹在他精壮的腰间。


她一低头,看见自己黑色森林上的露珠,淫水已经浇灌了这片娇嫩花园,她湿润的芳草地蹭上他温热的腹部,再下一点,就是他粗长的肉棒。


“抱紧我。”陶占秋说。


段嘉林就真的抱得更紧一些,头埋在他的肩头,不敢看自己身下的淫荡。


她背靠着门尚有支撑的地方,陶占秋手握住自己勃勃的欲望将要挺近,忽然一声闷哼从他嘴里溢出来,肉棒已经钻进芳草地,顺着淫水流出的方向,势如破竹一般的,进入她软绵细嫩的里肉,花径已经等待他很久,饥渴和兴奋让甬道一紧,陶占秋眉头一皱。


他的手臂依然禁锢着她细长的两条腿,在仅有的光华之下,耀眼又让人垂涎,陶占秋奋力挺近,抽插,整个办公室只能听见两人淫靡的喘息声,和两具身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偶尔有啧啧的水声,她流的太多了。


陶占秋忽然将她往上抬了些,肉棒进入得更加放肆,钻进花径伸出,段嘉林趴在肩头嘤吟一声,咬着唇,整张脸摩挲着他的肩头。


他走动两步,段嘉林只感觉肉棒要直顶花心了,忙轻轻拍他后背,娇声叫停:“别……别…太深了…”


“不喜欢?”他尤其喜欢在段嘉林情欲当头的时候这样调戏她,看她一副明明饥渴难耐却非要嘴硬的样子,有种莫名的快感。


“太…太…深了,你慢点。”段嘉林怕他再退出去,自己空虚的花径会出卖自己。


他抱着她,从办公室的门口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每走的一步都是对段嘉林的折磨,肉棒随着每一步戳得更深,她除了咬紧嘴唇,蜷起脚趾,没有其他 的办法,身下吧嗒吧嗒的水声,推着肉棒进得更深,刺到深处,点到花心。


段嘉林一看他往椅子那边去,心下就明白了。


陶占秋抱着她一路走过去,他坐在了自己平时办公的椅子上,段嘉林也顺着动作,跨坐在他腰间,肉棒和花径依然紧密不分,在淫水的粘合之下,如胶似漆。


女上男下的体位,段嘉林感觉到自己花径里的巨物似乎更大了一些,搅着淫水,翻天闹海。


“试试?”陶占秋问,可语气是毋容置疑的命令。


段嘉林当然明白他指的试试是什么意思,坐上来自己动,自己这个动作已经完成了前半部分,就差自己动了。


他从坐下之后,肉棒探得更深,可小穴的饥渴并不满足于此,她渴望抽插,肉棒碾着小穴的快感,如南风过境,席卷而来。


段嘉林轻声哼着,想要更多,偏偏陶占秋跟没看到似的,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人,颇为玩味。


“想要,就自己来。”


陶占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倒真是老师,段嘉林见自己讨不到,扭扭捏捏的轻轻动了动身体。


他眸间一缩,期待她下一步的动作。


段嘉林这个小鬼头却把埋在他肩头的小脑袋抬起来,小嘴巴生涩的吻上他,陶占秋锁着眉头看她,薄唇紧闭,不让她讨半点便宜。


嘉林见这招不行,丁香小舌舔他的嘴唇,口中的津液全被渡到他嘴唇上,她试图撒娇,让陶占秋退一步成全她。


“自己来。”他声音更严厉了一些,算是打定了主意让段嘉林在他身上摇曳放荡。


段嘉林不是不敢,是在有监控的办公室里,她整个人都发虚,尤其是苟合的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师,她再怎么想,也心有余悸。


“有监控…”她指了指后面的墙。


“放心,有我陪你一起下地狱。”


他声音很轻也很重,透着深夜里捉摸不透的性感和凛冽,段嘉林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法回头了,从一开始招惹他,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有没有觉得陶老师是坏蛋的,要拉着我们嘉林一起下地狱,呸呸呸。

明天周一,我们嘉林会不会自己动呢?



段嘉林想要,满脑子的叫嚣着想要,陶占秋看她咬着嘴唇,脸上的表情又是空虚,又是渴望,不免想继续跟她玩儿,陷入沉静的办公楼里,正上演着活色生香的欲望之战。


“唔...”段嘉林双上搭上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动了两下,肉棒的形状被她的紧密花径包裹这描摹出形状,陶占秋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埋下头,专心挑逗她因为动作轻轻起伏的胸前白玉。


他一大口咬上,牙齿轻轻用力,段嘉林吃痛的倒吸一口气,花径一缩,淫水又浸出许多,陶占秋笑着松开牙齿,改用唇瓣啃咬,又是一大口的白玉,滑嫩香软,然后慢慢的往外移,两片嘴唇开始跟白玉上的红豆儿纠缠,碾着,磨着,小红豆一派坚挺,这时候他也伸出舌头,细细的描着她红豆的形状,白玉一片水渍。


段嘉林啊啊地叫,被他这么一挑拨,下身的欲望更加强烈,虽然他在她身体内正勃发,可这远远不能满足她。


“不想要?”陶占秋看她半天没有动静,故意问她,作势要把她抱下来,段嘉林一看他的动作就急了,将他抱得更紧。


带着情欲说完声音,哀求道:“别..别,我要。”


“你下面已经泛滥成灾了。”陶占秋看她紧张的样子,不免一笑,继续逗她。


“呃...”段嘉林扶着他的肩膀耸动两下,白玉的奶子也跟着耸动,白花花的一片。


陶占秋笑着想要咬上她跳脱的奶子,段嘉林再一动,已经到他嘴边的奶子又跳到另一边了,他也不急,就这么跟着她活泼的白兔玩耍。


“嗯~”陶占秋忽然也发出一声满意的哼声,声音很低,尾音拖得长长的,牵出一声闷哼。


“快点。”他轻轻一巴掌,拍到段嘉林半张挺翘的屁股上。


段嘉林被他这一巴掌激得心里有莫名的快感,手指嵌进皮肤,加快了速度,她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小黄片里类似这样姿势的影像,想学个一招半招,却全被陶占秋打乱了节奏。


段嘉林是小野猫,生涩怕人的野猫,没被驯服过的野猫,所以带着刺,也带着胆怯,她从前没有真正的感受过性爱的欢愉,所有一知半解的知识还是从小黄片上看来的,有时候小野猫也很矛盾,不知道是该放浪,还是该冷傲,可是一旦碰上陶占秋,所有的想法都没了,只能跟着他,上天堂也好,下地狱也罢。


“啊-啊-啊-啊”段嘉林越来越来,磨着他越来越粗,越来越热的肉棒,随着她动作幅度的加大,肉棒挺得更深,黏腻的淫水,和她紧实的花径,纵使是陶占秋,也没办法在情欲中清醒。


现在段嘉林是他的,她叫破了嗓子小猫儿似的淫叫是他的,白玉的奶子是他的,就连她凌乱的头发撕破的内衣也是他的,那是兽性欲望勃发时的占有。


“再快点。”陶占秋的眸光一缩,看着她享受的表情,沉声命令。


“呃...陶老师...你的为什么越来越大。”段嘉林明显感觉到他阳具的变化,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什么做的,已经这么久了,还没有射出来的意思。


“你的小骚逼磨的。”他回答,目光还没从她脸上移开。


段嘉林脸微红,每次听陶占秋在操她时说的话都没办法跟课堂上儒雅礼貌的陶老师联想到一起,大概是没见过老师说脏话,更没听过老师一口一个小骚逼的叫她,衣冠禽兽说的大概就是陶占秋了,穿上衣服是老师,脱下衣服是禽兽。


“小骚逼爽吗?”


段嘉林听了不回答,只是继续用自己的浑身解数,继续吸着他的阴茎,陶老师的阴茎。


“嗯?”他不罢休,又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爽。”她嘤嘤的声音细碎,只喊出这么一个字。


“什么爽?”看样子陶占秋是不听到自己想听到的是不会罢休的。


“小...小骚逼爽。”段嘉林一边在他身上摇晃,一边还要在他的步步紧逼这下越来越放浪。


“既然我操的你爽,为什么那天要自己跑掉。”陶占秋耿耿于怀的依然是她第二天的不辞而别。


“啊...”陶占秋抱着她的腰,自己猛地一用力, 往前一撞,段嘉林爽到惊叫。


“说。”他又一撞。


“啊...不要...小骚逼要坏了。”段嘉林已经彻底不是自己了,现在是淫欲当头,没了理智。


“是不是要我操到你下不来床,你才会乖乖的。”这句话是陶占秋覆在她耳边说的,他吐着温热的气息,浸淫她散落的欲望。


“嗯?段嘉林?”他要得到她的答案,更要段嘉林无法离开他,这么契合的两具身体,是欲望的天作之合。


“唔...唔...啊-”现在就算是借给她一百个胆,她也断然不敢去轻易去惹陶占秋。


“以后,你这里属于我。”陶占秋指指肉棒粘合的小穴,咕嘟咕嘟额泛水。


“这里也是。”又将手沿着小腹网上,一路留情,停到她的心脏的位置,在她软绵绵的胸上轻轻点了两下。


“那陶老师,你有什么是属于我的呢?”段嘉林这几天知道他霸道和强烈的占有欲,但也总想在他身上讨点什么东西才觉得平衡。


“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属于你。”她和陶占秋四目相对,她听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是专注和认真,和平时不一样的,认真。


段嘉林一时语塞,只能转移目光,向窗外看,陶占秋在她里面,依然蛮横的冲撞,点到她的花心,她身子微微一抖,自己快要到了。


于是抱紧了陶占秋,细细的呻吟:“啊..嗯..陶老师,我要到了,啊额...”


陶占秋也感受到她下身的紧缩,将胳膊继续架回腿间,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堆满教材的办公桌上。


两人下身依然黏在一起,骚穴紧咬着舍不得吐出来,肉棒在骚穴里温热壮大。


“段嘉林,记住今天我说的。”陶占秋叮嘱完这一句,两只手将她皙白的腿一压分成两边。


淫水顺着股沟流到桌子上,形成一滩淫液。


他将分身抽出一半,再猛地一插:“水太多了,看来需要多喂喂你。”


“啊啊啊...小骚逼...要坏了。”


陶占秋跟上了发条似的,一下一下,快速而有节奏的抽插,操她,操到她求饶,这是陶占秋当时脑子里冒出的想法。


段嘉林花心被他顶的越来越深的动作刺戳着,快感席卷而来,她愿意做陶占秋身下的艳鬼,呻吟也好,娇喘也罢,只要在他身下就好。


“啊”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一声喘叫。


陶占秋白色的精液已经冲破束缚,朝她温软的小穴里射去。


他扒出已经疲软的分身,段嘉林还在恍惚中,张着两条大白腿,精液随着阴户的张合吐出来,流到下面和办公桌上的淫水汇合。


爱欲交织,身体痴缠。


【完】